EN

对学术上的指鹿为马,千万别当真

作者:上传时间:2018-12-11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3248.bmp

依然记得2017年,有知名教授说,中国科技、经济、综合国力都超过美国的时候,我当时还真正做了一番研究,并在芯片之争、贸易战之前予以反驳。

我在2018年2月18日公众号拙文《携手朋友,与时代同行》中写到——


“前不久看到有人振振有词:中国在科技实力、经济实力、综合实力已经超过美国。
人言言殊。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研究,得出自己的结论。
我也有三个数据:中国在达沃斯竞争力指数(Davos Competitiveness index)中排名第30位,在体现国家创新性、开放性和竞争性的全球创造性指数中排名36位,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中排名第81位。而美国的排名远居于中国之前。我国这些年多次举办达沃斯论坛,我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,想必对这些组织机构的指数排名是重视的。
同时,我们必须动态的看待实力,必须看待实力的演化与可持续性。
这些年,我们的经济财富得到了长足发展,一方面是改革开放释放了人民群众的创造性,另一方面也是我们货币高发行、资源高投入、能源高消耗、环境高污染的结果,我们再也不能肆无忌惮的发行货币,竭泽而渔的投入资源,无所顾及的消耗能源,不计后果的污染环境。当货币、资源、能源、环境都成为我们发展的硬约束条件时,我们不改变现在的生产方式怎能持续未来,那里再来实力。
我们还要看到国家的发展,人民的幸福是依靠三种资源、三种财富的:以货币形态表现的财富资源即货币财富,以自然富集表现得生态资源即自然财富,以创造性表现得人力资源即人力财富。人们往往只是看到了以货币表现的财富资源、货币财富,人们往往喋喋不休的拿GDP说事,人们总是健忘到通货膨胀可以一夜之间将GDP缩水乃至归零。而自然资源、人力资源则是更有永恒价值,更有驱动价值。同时,这三种资源也是技术竞争力、经济竞争力、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因素。
比较一下我们和美国的自然资源财富,有时我们不能不羡慕嫉妒恨:美国拥有的净水、森林、矿产、动物等自然资源几乎都是我们人均10数倍。仅仅北美五大湖区属于美国的水域面积就是18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吉林省的面积,远远大于辽宁、福建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各省面积,其储水量亦高达16万亿立方,约占全世界淡水湖总量的15%。   
比较一下我们和美国的人力资源财富,也应警醒我们努力。截至2017年美国共有356人获得各类诺贝尔奖奖项,其中美国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人数占全球获得该奖人数的70%以上。美国拥有的创新发明型科学技术专利遥遥领先世界上其他国家。在各种世界名校排行榜中美国都占据前20所名校10位之多。而且总是包揽前三名。
我不了解说中国的技术、经济、综合实力已超过美国的结论是怎样得出来的,也不理解得出这些结论想说明什么?也许是为了自信心,但我更担心是在不真正了解美国实力情况下会踌躇满志的不思进取、放慢改革开放。既然已经全面超过美国,我们当然不需要加快改革步伐。既然已经全面超过了美国,我们当然不需要再开放向他国学习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3257.bmp

《携手朋友,与时代同行》原文点击图片阅读↑↑

写此文章时,我一直纳闷,难道作者不知美国科技实力之深、经济实力之深、综合实力之深,如此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吗? 

为了严肃起见,写完文章我又做了一些中美经济实力的对比研究,想再写篇学术性文章反驳。但在看到另一篇报道后,我绝然不写任何文章反驳了。 

知名教授在发表完“中国赶超美国”文章之后,不久即被评为终身的“资深教授”。我顿时明白了:说中国经济实力全面超过美国,恐怕该教授自己都心知肚明的不相信,但这样的文章可以带来资深教授的头衔,又不退休的俸禄。

这哪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,这是成心不见泰山。想想人家不过是要终生不退休有钱花的逢场作戏与指鹿为马而已,我们还当什么真呢?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3301.bmp

记得在全民大批判的年代,个个都是批判家。什么批杜林,批普列汉诺夫,人人上战场。如果是一般群众跟风的去批也就算了,问题是教授专家也都出来口诛笔伐。当时,我在一所名校读书,不由得问其中的教授,你们这样批判杜林,都读过杜林的书吗?谁知教授们回答,杜林的书根本没有翻译过,德文版的中国也没有,全中国没有一个人读过杜林的书。没读过原著,没研究过原文,那我们都根据什么批判呀?

说一件真实的但人们都不会相信的事情:在大唱赞歌的70年代,为了说明我们比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正确和先进,一些荒唐得不能再荒唐的文章都成了天下无敌的雄文。有人为了论证信息论是我们最先提出来的,找出了大量的证据,如找到康熙的诗句:“烽火传信息”,并由此印证是康熙帝最早使用了“信息”一词,包含了信息论的一些基本思想。

前不久,一位学界人士申请科研项目与我交流。我一看,这是个类似于考证孙悟空是否姓孙、关云长青龙偃月刀究竟多重的一类无聊课题。我说这样的题目有经济建设的意义抑或社会发展的理论价值吗,能经得住学术检验吗?回答竟然是:管那么多干什么?这个项目好申请,听说经费还不少。

一开始,我很不理解,对那些教授专家很难接受,论证中国实力强于美国的研究出来后,我一切都理解了:批杜林无关乎学术,不过是表态;考证康熙提出信息理论更无涉历史,不过是邀宠;论证孙悟空是否姓孙类项目也无关经济建设及社会改革,重要的是有钱。

其实,事情简单得很,哪有什么水平问题,只是动机问题,哪有什么理论复杂,只是人性复杂,哪有什么学术价值,只是经济价值。

恍然想起,鲁迅先生《一件小事》的经典开头: 

“我从乡下跑到京城里,一转眼已经六年了。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,算起来也很不少;但在我心里,都不留什么痕迹,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,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,——老实说,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3306.bmp

人的一生是定义自己的人性、展示自己的人性过程。历史真是吊诡:每过十几年总要检验一次人性是正直善良还是邪恶丑陋。 

人们啊,总还是要想一想如何面对子孙、面对历史。当你老了,你总要对子孙说在历史的人性考验面前你做了什么?千万不要让子女背负你的历史过往……


微信图片_20190103113310.bmp